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布尔塞维

引中华英杰,抒豪放,言情致,为健康加油。

 
 
 

日志

 
 

上海水系与古文化遗存  

2013-11-05 20:0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档案春秋》2010年第07期 作者:贺续进

 

趣探上海水系名称

上海与水结缘,古代的上海地区,因水成陆,因水聚人,因水立业,因水定村,因水建镇,因水升县,因水兴市。由于水在上海异常丰富,上海有关水的名称也特别多,多种有关水的名称如此集中于一个地方出现,这在中国其它地方可能是不多见的。在上海常听到的有江、河、浦、泾、沟、塘、港、浜、湖、淀、泽、荡、溇、湾、汇等。仅“浦”字,历史上就有“十八浦”之地名称谓。它们是:小来浦、盘龙浦、朱市浦、松子浦、野奴浦、张整浦、许浦、鱼浦、上澳浦、丁湾浦、芦子浦、沪渎浦、钉钩浦、上海浦、下海浦、南及浦、江苎浦、烂泥浦。另外,以松江水域划分的地名,松江以南就有大浦二十七条:北平浦、破江浦、艾祈浦、愧浦、顾汇浦、养蚕浦、大盈浦、南解浦、梁乾浦、石臼浦,直浦、分桑浦、内薰浦、赵屯浦、石浦、道褐浦、千墩浦、锥浦、张潭浦、陆直浦、甫里浦、浮高浦、涂头浦、顺德浦、大姚浦、破墩浦、盏头浦。松江以北有大浦二十八条:徐公浦、北解浦、瓦浦、沈浦、蒋浦三林浦、周浦、顾墓浦、金城浦、木瓜浦、蔡浦、下驾浦、浜浦、洛舍浦、杨梨浦、新洋浦、淘仁浦、小虞浦、大虞浦、马仁浦、浪市浦、尤泾浦、下里浦、戴墟浦、上顾浦、青丘浦、奉里浦、任浦等不同年代的名称。其中有一些地名一直延用至今,如上海、三林、周浦、月浦、上澳塘、野奴泾等,使人们明显感受到太湖水文化强大的影响力。

元至元十五年(1278年),上海镇属华亭县。在一片荒无人烟的江海滩地上建立村落,并逐渐发展成镇,以后上海之所以能快速形成一个巨镇,其重要原因是“上海襟海带江,舟车辏集”。上海镇的田地与松江、青浦比起来,因粮食产量低,地价也低,但是当地的先民,不单以种地为生,更把渔业和运输业以及商贸作为谋生手段。元初,上海镇的海上贸易有了进一步发展,至元十四年(1277年),上海镇设立市舶司,规定:本国土产,从泉州、福州运上海者,行单抽制;蕃(进口)货入港,则行双抽制。镇上“有榷场,有酒库,有军隘,官署、儒塾、佛宫、仙馆、甿廛、贾肆,鳞次栉比,实华亭东北一巨镇也”,至今我们从上海地名上还能找到一些记忆。漕河泾,位于徐家汇西南,这处地名告诉我们,元时漕粮北运大都,常取海道,大多从刘家港放洋,但据《元史》记载:“吴淞江实海口故道,海运亦由是而出”,并因有“漕河”之称,因而元初上海也是漕粮北运的港口之一。漕河泾(经漕溪,过蒲汇塘北连李漎泾,而后通吴淞江,留名于今。由于“太湖不入松江,而北流入昆山塘,经由太仓,出刘家港注于海”,上海港便逐渐为刘家港所取代,漕河泾这一地名以后便有名无实了。

在农耕社会中,农业毕竟是主业,上海镇的农田含有一定盐份,影响了农业产量。因气候、土壤结构等有利因素的存在,部分农产品还是产量可观,这些农产品对于上海先民是不可或缺的。隋唐两宋时期,上海地区农田水利工程建设得到发展,在太湖流域修建以排洪为主要目的的塘、渎、泾、浦。据《新唐书·地理志》记载,今浙江海盐境内,有“古泾三百条”。这些唐人心目中的“古泾”,有许多是六朝时修建的,这说明“泾”,和“浦”一样,除了沟河交汇的自然状态外,都带有人工“水利工程”的痕迹,这种“工程”起源于太湖地区,以后逐渐向新成陆的广阔的上海地区扩展、渗透。上海至今仍可查到多处以“泾”字命名的地方和水道,如:洋(祥)泾、曹泾、钱泾、徐泾、朱泾、华泾、吴泾、新泾、泗泾、枫泾、李漎泾、乌泥泾、白莲泾、漕河泾、野奴泾、白米泾、蚂蟥泾、七仙泾、鳗鲡泾、砖窑泾、紫石泾、牛肠泾、黄狼泾、高粱泾、女儿泾、千步泾等。上海多“浦”字和“泾”字命名的地名和水道,说明上海地区古代水利工程的重要和分布的繁密。

自古以来,吴淞江即今日的苏州河,既是行船运输的航道,也是泄洪排涝的水道。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上海先民对这条大江又敬又怕,特别遇到“霸王潮”来临,简直就是大灾临头,什么是“霸王潮”,用今天的话解释,就是台风、暴雨、天文大潮和上游洪水“三碰头”、“四碰头”,即台风、暴雨、天文大潮和上游洪水同时来临。位于长江入海口并处于农耕时代的上海,每逢“霸王潮”到来,大地往往被笼罩掩没于雨幕汪洋之中,家园被毁,庄稼无收,人畜溺毙,直至现代城市建设和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这仍始终是申城沪地的心腹之患。生活在那时的人们更不能不全力去迎战“霸王潮”,他们认定“霸王潮”与秦末“楚霸王”之间有一定的关联,长于考证的清乾嘉年间学者王初桐认为这可追溯至唐代:“昔项羽为吴淞江神,屡有风波之警,唐时立汉七十二功臣庙以镇之”。在危害最烈的吴淞江边建立庙宇,祈求曾与“楚霸王”作战并战胜“楚霸王”成为汉朝的功臣猛将们,能为百姓来与“霸王潮”抗争。于是吴淞江边就有了七十二庙的景观,如纪王庙、英瑞庙、樊王庙等,后将樊王庙渡口称作梵皇渡,筑路樊王渡路,后改作梵皇渡路等,据统计,上海地区建有汉初功臣庙的乡镇有纪王、黄渡、方泰、真圣堂、南翔、江湾、法华、樊桥、嘉定镇、陈店(今桃浦)、青浦镇、蒋浦、青龙、艾祁、杨行、娄塘等地,这些庙宇祀奉的汉初功臣主要有纪信(纪王庙)、英布(英瑞庙)、樊哙(樊王庙)、彭越、萧何、张良、陈平、曹参、韩信、灌婴等。这是上海的不少庙宇供奉的尊神与别处不同的地方,即非佛非道,非儒非圣,乍听虽令人不解,但明白了这个原因后,也就不足为奇了。位于原上海县域内还有一个虞姬墩,这是人们在使用强力对抗“霸王潮”的同时,也没有忘记靠楚霸王的爱妃虞姬的温存手段来软化这位吴淞江神,可见先人们是如何费尽心力来抗灾,但“霸王潮”软硬不吃,依然如期而至,以至连沪渎垒两边的东、西两城也逐渐被水淹没,今天不少人恐怕连沪渎垒这一地名都已不知道了。

 究根朔源 “申”和“扈(沪)”

上海简称“申”或“扈(沪)”,其实最初两字并不是指的同一块地方,在地理方位上“申”指的是黄浦江畔,“扈(沪)”指的则是扈(沪)渎江畔。在年代上,“申”出现在战国时代,“扈(沪)”,出现在三国时期,比较起来“申”的简称更古老些。相同的是这两个简称都与历史重要人物有关,并直接和间接地与水关连。“申”是指春申君,战国时代太湖地区,包括松江一带,为楚相春申君黄歇的封地,由于太湖与淀山湖相通,水量大,每当梅雨季节或台风暴雨来临,因排水不畅,上泖、中泖、下泖等水域经常泛滥,春申君黄歇遂开凿水道让它与吴松江入海口相连,使一条害水变为利水和福水,此水道后来先后被称为黄歇浦、春申浦、春申江、申江、黄浦江。人们为纪念春申君的功绩,在黄浦江畔(今河南路延安东路处)建立起春申侯祠(春申君庙),又修春申桥,还有春申古迹牌坊等,日久天长,黄浦江畔这块地方被简称为“申”。今天在黄浦江流经的闵行区仍能找到一些以“春申”命名的地方。

“扈(沪)”的简称出现虽然较晚,约在三国赤乌年间,说法却有多种。一是“扈”为一种捕鱼工具,此为唐代诗人陆龟蒙言,吴松江下游地区的渔人用竹制工具捕鱼,因渔具称“扈”,这地区后来也被称为“扈(沪)”。二是吴松江下游至入海口的一段水域为“扈(沪)”渎,还有支流“扈(沪)”渎浦等,其流经地区被称作“扈(沪)”。三是因为吴松江下游的居民筑墙盖房发明了一种竹编方法,用这种方法筑成的竹墙房屋可抵御雨水的经年浸泡,形成的建筑群落被称做“扈(沪)”。四是晋代孙恩农民起义军北上,吴郡太守袁崧筑东、西两城名为扈渎垒以御之,袁战败身亡,后人纪念其忠勇,称这一古战场一带为“扈(沪)”。其实,“扈(沪)”是几种说法的综合和归纳,其中第三种说法更直接些,依《说文解字》的方法去解析“扈”字,其结构从邑从户,似第三种说法较贴近字的原意。从中可以知道,沪地原是若干小渔村,村里人以渔为业,他们就地取材,用竹制成捕鱼工具,并用此法建筑特殊的房舍,时人称此地为“扈”,其近处的吴淞江水域和江段被称为沪瀆。“扈”是一个建筑群落,虽说建筑样式土气,却很实惠。今天人们在上海农村还能找到单体“扈”的原形。

由于上海城的崛起和扩展,后来上海地区包括了古代的“申”地和“沪”城,把上海简称为“申”或“沪”均是人们常用的正确的地名使用法。1958年上海再次扩大行政区域,其范围涵盖了原来的江苏省松江县和青浦县等拥有远古吴文化的地区,成为隶属中央的直辖市,所以溯源上海历史,应根据一定的年代段来科学地确认和界定它的范围。

 寻迹明代上海文化遗存

2007年,上海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开始,从长宁区档案馆查到1957年上海进行第一次全国文物普查的资料,在上海老城厢南市区以外的法华镇发现一处古代墓园,有残碑、石马、石赑屃等,经对实物、碑文辨识,查明墓主人叫李同芳,为明代左御使、巡抚,位至三品。再对李同芳墓园的进一步考证,弄清该处为 “文革”前被挖掘过的无主墓地,位于延安西路近种德桥路的一幢花园洋房的园内,此园经历近年的较大规模的基本建设,园内洋房现已拆除改建,园中空地兴建起大楼,却还保留了一块不小的园地,墓地上的残碑石雕散布在园地的各处。不过仅这点残存也就可证明,这里附近曾经有一个古镇真实地存在过,它就是法华镇,此镇在墓园以南,现有一条法华镇路可为古镇的地理位置标识,而实际上此路原来是北连吴凇江南至徐家汇与肇家浜、蒲汇塘相通的李漎泾。清末民国时期,上海已迅速发展成东方大都市,李漎泾两岸人口集聚,各种废水垃圾不断进入李漎泾,泾水逐渐黑臭而成死浜。1958年,为改善环境,长宁区人民政府组织力量填浜筑路,因此始有今日法华镇路。明代的徐家汇只是冷清的蒲汇塘、肇家浜、李漎泾三水相汇之处,但沿李漎泾北上不足两里路,却可望见一个美丽的古镇,即法华镇,此镇形成于元代,并略早于上海镇,李漎泾绕此镇北上入吴凇江。今天,由于法华镇位于上海中心城区,且紧靠着长宁区历史上的高档住宅区新华街道,随着上海中心城区的建设,法华镇连同镇上的宋代法华禅寺、观音禅寺和明清私家名园等早已湮灭。墓主人“因浮言引退”后,归隐昆山家乡,杜门谢客,游历上海,直至故世于李漎泾畔的法华镇,落葬于今之墓园。那末,是什么浮言导致李同芳辞官引退的呢?查阅《康熙昆山县志稿》等有关资料,李同芳是万历元年举人,万历八年进士。初为刑部主事,执法平允,政绩卓然,擢副都御使,巡抚山东。他生而端敏,工文章,有才名,负责编撰《皇明将略》(八册),并为书作序等。其勤吏事,不畏权贵,善民亲商,颇得民心。他为官期间正是平民出身的张居正于朝中为内阁首辅(宰相)之时,大权在握,少有奸人作祟陷害忠良之事,那么,李同芳又是为谁所伤害呢?据查,“前甲申,御史丁此吕追论礼部左侍郎兼翰林侍读学士高启愚主试应天时命题‘舜亦以命禹’为阿附故太师张居正,有劝进受禅之意,为大不敬。得旨免究矣。吏部参论此吕,谪外,遂夺启愚官,削籍还里,并收其三代诰命。诸大臣与言路相持者,久之乃定。山东则吏部尚书杨巍子中式,山西东阁大学士王家屏子浚初中解元。湖广巡按御史论推官李盘用强侵各试官权,多取诸生,礼部员外郎李同芳故庇之,不行裁沮。得旨:降级调用,同芳罚俸三月”。原来张居正故世后,朝中发生惩办与张居正“言路相持者”事件,在这一事件中,身为礼部员外郎的李同芳受到牵连,获包庇科考中违规的官员,对他们不行制裁纠正之罪而遭处罚。王司寇(王世贞)讽他为“以文贽”,对此李同芳“竟谢无有”,也就是含辱莫辩,认无为有,接着辞官引退。“旋里后,杜门却扫,寂如寒素,优游数岁,含笑而逝,如仙脱云”。《康熙昆山县志稿》对李同芳的记述,最后为“含笑而逝,如仙脱云”八个字,很有深意,说明家乡人民理解李同芳死时的心境,对他的一生是肯定的。根据墓园还可另外推断,李同芳来上海法华镇不光是优游解闷,同时也是在做生意。他对于族中穷困的人,每年都照例救济,对遇有急事需用钱的人则给予帮助。他的财产“为同产营田、治生、谋婚嫁”所得。昆山与上海水路相通,法华镇当时已很繁华,昆山的货物土产水运到这里出售,这对于看淡奸臣恶宦魏忠贤弄权朝中政事,自身带有先进思想的知识分子来说,于赋闲中搞些经营策划也是情理中的行为。他对晚年的事业很投入,以致客死他乡,或许,他在法华镇确有恒产。可惜,祸不单行,进士出身并担任翰林院编修的大儿子胤昌“以父丧哀毁,相继卒”,可怜这对父子相继亡故,这是很蹊跷的。李同芳生前写过《春詞二首》,诗中之意处处与志书中所述相合,诗曰:“常年二月已清明 今年清明三月中,寄语寻春携酒客 桃花虽歇有东风 。十千沽酒冶游郞 日指桃林是醉乡,花下停车莺语乱 蹊边拾翠燕泥香”。这首诗,大有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意味。但也只有他的儿子方能体会自己老父心中的苦涩,懂得他悠游和醉酒时的愤怒。位于延安西路高架路下的一处院墙,围裹着少为人知的墓园,里面竟隐藏着400年前这么一个官场善恶颠倒的故事,其情其景到底难以让人释怀。

 

 


1957年文物普查档案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